中心活動 - Activities

2018.07.20 -

左手家長,右手孩子,攜手十年路 ◎徐明佑老師

2018.07.14 華德福系列演講之四  新竹照海篇  徐明佑老師

左手家長,右手孩子,攜手十年路

開場,徐明佑老師朗誦一首為照海華德福而寫的詩:

先民的開荊斬棘,孕育新埔美地,
天地神靈的守護,眾人齊心戮力。
秀麗的飛龍步道,讓我們拾級而上,心靈步入青雲。
蜿蜒的霄裡溪水,輕唱著生命之歌,滋養青青草地。
綠地藍天,千樹圍繞,百花盛開,果實甜美。

敬天畏地的我們,懷著感恩的心情,
願我們的來到:
在胼手胝足的開墾中,鍛煉體魄之勇。
在薪火相傳的教育中,陶冶心靈之愛。
在文化精神的承接中,點燃智慧之光。

這是兩年前在在至陽教育基金會購買的新校地,老師看著對面的飛龍步道和霄裡溪水寫成的詩,凝聚建校和設立機構的心願。2018年4月,照海華德福完成立案,轉型為實驗教育機構。一路走來,老師特別感謝家長與孩子的支持。


看見許多奇蹟

當照海華德福收第一屆學生時,明佑老師主要是從旁協助和守護,到第二年才進到教學現場。他發現,這十年來自己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好,原本脊髓側彎也變得挺直。為什麼?「跟孩子工作,給我力量」,看著孩子成長去認識身體的奧秘,調整自己的身體。「磨練我的是孩子」,面對孩子時,會希望自己能挺立,像樹一樣站好。

老師帶的小朋友,有的已經進入第十年的時間。看著孩子成長,父母老去,老師也跟著成長、老去。這十年,因為這些孩子,他講了許多場演講,也在講往事給大家聽的過程中,提取過往的好的力量和寶藏,也將檢討與反省轉為生命提升的力量。參與開班的學生從十位流動到剩到三位,隨著年級提升而陸續加入新生,目前到達十二位,中間起起伏伏,看到家長選擇離開,老師感到不捨但祝福。人數雖少,卻充滿向心力,一致想要向前,因此得以成長。

⸙⸙
幸運草

演講的ppt有很多張幸運草照片,包括一張有好多枝幸運草的「幸運草家族」。在辦學過程中,老師常常在校園找幸運草,因為當時他非常希望能透過徵兆,得到一些力量。這代表當時他自己的信心還未充分完備。後來,老師帶二年級學生讀《當幸運來敲門》,這本書講的是企業管理心法,卻藉此帶出幸運草的故事,加深小孩與幸運草的連結。其實,每一個小孩都有辦法找到幸運草,只要有耐心。那是一種「我相信我去實踐,就會有成果」的信念。現在,老師已經很久沒有刻意去尋找幸運草,因為相信自己是幸運的,就可以把它放掉,不再需要它來肯定自己是幸運的。

⸙⸙⸙
孩子的背影

帶孩子去戶外活動時,老師習慣看著孩子往前衝的背影。看著他們一路奔跑,身形逐漸拉長的背影,看著他們成長。當孩子剛上小學時,挺立的力量還不夠,所以會駝背。有時候負重爬山,也會哭。老師學習去理解,同時也了解孩子需要鍛鍊,所以像是一位嚴格的教練,提醒他們往前,也提醒他們喝水。一日一日的鍛鍊後,師生的身體都會變得越來越好。

⸙⸙⸙⸙
夥伴

帶孩子學習的過程中,最幸運的是有家長的信任,不干涉老師的教學,讓他發揮教育的專業;帶孩子到稻田裡工作,有一整個社群的人一起協助,會知道「我不是孤單的」,能感覺到「我的班級是被承托著」。因此老師可以在比較「輕鬆」的狀態下工作,孩子也能有樂趣的參與。這信任感是在一次一次的嘗試裡建立起來的。

在家長和孩子的支持之外,教師的夥伴群體同樣相當重要。在國內華德福教師並不多,有一次老師去參加亞太教師會議,遇到400多位來自各地的華德福老師,讓他感到「華德福教師並不孤單」。

還有一些奇妙的人際緣分,也讓老師看到在為孩子工作時,會有一群人慢慢聚集起來。有一群夥伴一起工作,能夠看到更多的面向,例如老師的水彩畫基礎工就在其他老師協助下重新練習、建立。他也發現,到後來會出現很多已經準備好的師資,例如現在照海高中部的師資,就相當齊全。這些教師們會以不同的視野帶著孩子,讓孩子日後能成為一個有力量的大人。

決定當老師以後,要怎麼樣看見現場的孩子,把他們的需要和能力轉換給他們?「承認我的不足」,請求支援是方式之一。例如,同學有一些排擠新生的狀況,明佑老師自身的相關經驗少,就會向藝術老師請求支援。因為,進入孩子的內在,有個人侷限性,需要不同老師的角度,有時候直接、有時候需要柺來拐去,所以老師們只要有時間就聊孩子。

師資群彼此互相支援,「像一個天羅地網罩著孩子」,剛開始孩子們不知道,只覺得老師們怎麼都那麼了解他,七年級後的孩子會慢慢發現、想要破解,後來他們也會理解,老師是手牽著手在守護他們。

⸙⸙⸙⸙⸙
孩子慢慢長大 老師要慢慢放

有幾個孩子每天從板橋通車到新竹上學、有很會畫畫的孩子用最基本款手機畫出很棒的作品、有會用手機做VR虛擬實境作品的女孩,老師觀察後發現,「孩子身上有比我更強大的內在力量」,而且充滿創造性的未來。「以前我覺得我去教他們」,後來驚覺「我是被教育著」。他們是帶來新的力量要注入未來的社會,我應該更仔細的去觀察、去傾聽他們。

青少年的想像是什麼?看來荒誕不經,但是青少年在編織他們的未來。老師回想自己大一打工時,曾想像未來只要有小型社區學習團體、發展新的自學、共學型態、社區間互相支援,就可以不需要學校。當時的荒誕不經的想法,卻是他現在在做的事。

《被討厭的勇氣》、《解憂雜貨店》都是學生在看而老師跟著看的書。這是學生給的新視野,讓他跟真實場域有更深的連結。這些七年級的孩子改變了老師的世界,讓他的生活更精彩。「他們是未來」,在現場的老師唯一能做的是成為被教育者、成為在學習的人。「在我的面前有十二個老師在教我」,這是一種全然不同的思維方式,透過新思維,「我跟孩子的關係改變了」。

從小學到國中,看著孩子慢慢走、慢慢走,看著他們長大,看到孩子有各種可能,只要教師給他更多的體驗,讓他知道有各種選擇性。其中有些興趣和能力其實是潛伏著的,必須從國小持續到國中階段才看得出來。

青春期的國中生仍保有童心,願意跟小學部的弟弟妹妹玩,同時,也會有想要打敗老師的焦躁年輕人的一面。曾被七年級學生稱為「那個暴虐無道的明佑老師」引用百年前史代納所說,在大學課堂上發生的一齣戲,每個看見者的陳述都跟事實有極大的落差。藉此提醒在場的華德福教師和家長,要有共識,不單以孩子說的話為唯一事實。

孩子會講,有他的角度感覺和視角,教師要收集各種說法後去跟父母求證。這樣能更了解孩子的狀態和心理需求。教師和家長都能理解,孩子很努力地在為他的生命想辦法,但有些辦法是不適當的。在這點共識上,家長和老師彼此交換訊息,彼此接納,溝通一致,就會成為守護孩子很重要的最堅定的夥伴。

孩子有他們的自主性要成長,老師要慢慢放,維持好自己的心理動能和體力,像拔河一樣,要慢慢放,算好時間,直到他們真的能夠站穩。

⸙⸙⸙⸙⸙
我班上的孩子

七年級學生自行規劃宜蘭小旅行,老師看著這些拉著行李箱的孩子背影,感觸很深;他告訴學生們,他們挺拔的背影就像航空公司的空姐和空少,賞心悅目。這些想要推翻國王的焦躁七年級生的糾結的一年已經過去了。學生問他,那老師你是誰?「我是航空公司的老闆!XD」其實,按照華德福教育的規畫,這些孩子到九年級時,將會成為為自己負責的自學者,他們將是自己的老闆。

從小學到中學,這些小小的身軀慢慢地走,走到像大人的樣子。在他們的成長裡,要有一個環境、要有老師、要有家長、一群人慢慢伴隨他們成長。老師說,這一班上的學生還有一年,第八年,但可預測的是,他們可以好好的走,就像八階音符,從Do往上走,走回到Do,但第八個Do和第一個Do是不同的Do。

今年8月照海華德福高中部將有第一屆,目前照海也正在籌畫幼兒園中,還有一片很大農場。未來會從幼幼班走到高中,社群連結上也有成長,將會銜接更多領域一起改變台灣社會。老師歡迎在座家長和老師一起參與,做教育的土壤養分,相信未來會有美好的果實。

演講錄影: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ExperimentalEducationCenter/videos/889302401255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