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資培育 - Teacher Education

-

顧瑜君:五味屋的經驗無法被複製,創造自己的路|個體與群體多元性(二之一)

20180713[實驗教育工作者培育計畫.顧瑜君老師「多元性與個體在多元文化的社會」]

顧瑜君老師從介紹「五味屋.夢想館」這棟房舍的歷史故事,以及夢想館所在地「豐田村」日治時代移民村背景為開頭,引導大家看見個體與群體的差異。老師也分享五味屋的教育型態,如何與原來教育平行、運用村莊的力量,融入村莊,將自己的專業懸置,從在現場看見個體、家庭的差異開始,到跨越一個個的個體與家庭,而能以整體系統的概念,來看待個體的現象行為如何成為系統中的部分象徵,而五味屋又如何在看見系統中的現象與問題結構,透過五味屋的鄉村教育,以村莊為小模型,去思考個體與群體間的關係。

從一個人的改變,到與他所屬環境的改變,逐漸創造出各種不同的可能,並持續在地發揮美好的影響力,經歷長久的改變,讓許多個體可以有不同的選擇,創造出不同於主流價值世界發展的可能。顧老師說:「我們在做鄉村教育,與其他人有些不同是,我們不是把重點放在自己個別孩子身上,而是如何把這個環境的條件做一些改變。所以五味屋實際上是希望把結構性的東西去作思考改變,個體才能從中得到不同選擇與發展的可能」。

顧老師舉之前進行的「作後山的老師真好」系列教師研習為例。有一個歷史老師受影響後,開始在他的課堂中進行微小的改變,從原本在後山不被重視的歷史課堂教師,只是例行公事地播放投影片就結束課程。但在研習後,他決定作些微改變,於是開始在課程結束前五分鐘講述花蓮的歷史故事,瞬間孩子們都醒來,聚精會神地聽,也讓同校老師非常好奇這位歷史老師在五味屋的教師研習經歷了哪些學習的內涵。這歷史老師認為花女最對不起花蓮人,因為花女總將最好的女孩子教育好,然後將他們送出外地,希望他們走得越遠越有成就,不要回來。但現在他開始透過課堂結束前的五分鐘為學生們講述花蓮歷史故事,因為他想作一件事,就是當這些女孩離開花蓮時,可以在他們行李箱中,放進一點沒有重量,但是卻有著滿滿對家鄉的牽掛跟思念。所以當她們必須要離開家鄉時,女孩們會記得自己的家鄉,有一天她有能力、有一天她有選擇時,她會為自己的家鄉做些事情,而不是像以前那樣告訴女孩們要走得遠遠的,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顧老師聽到這位歷史老師述說自己在課堂中微小的改變時,非常驚訝他內在的那個力量,又過了幾年,顧老師聽到一位自小在花蓮長大的女孩來邀請顧老師在花蓮進行一些社區工作,因為女孩想為家鄉做點事,也因此更肯定了五味屋一直以來在花蓮所努力的鄉村教育方向,就是去想鄉村可以怎麼發展,想如何找到怎樣不同的人,去想教育可以做些什麼,如果可以把村莊經營起來變成教育村,去想「我們量不夠大要怎麼活?量不夠大,活的方法是什麼?」,然後以實際的行動去實踐它,之後也許可以告訴人家說教育有這樣的可能。

最後,老師提醒每一位實驗教育工作者,五味屋的經驗無法被複製,因為每一個人要去思考自己本身具備的條件,以及實驗教育工作者在不同教育現場或社區,有著不同的文化樣貌與生態系統。工作者必須要有的邏輯是,評估每個人各自不同的處境、生命狀態,走出一條自己的路,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的互助系統,從系統與社區營造的工作中去幫助到活在系統中的個體與家庭。